kristtps

SK同人 【糖精!糖精!我是味精!听到请回答。】

粉红冻奶还甜不甜: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真是任性内🍼:



Singtokrist从小就认识。




可以说是从小看着对方开裤裆长大的,大人们管这种关系叫做青梅竹马,准确来说是竹马竹马。




小时候两人住同一胡同,那些小左邻右舍每天在门口都能看到两个人拿着棍子追着对方打,边追边骂有时候还边哭。




虽说两人从小是邻居,但是关系并不是很融洽,甚至可以说是死对头,当然这种关系不融洽仅仅针对于两个人,双方父母关系可是相当好。




两人读中学的时候,因为国家建设、城市改造缘故,大量旧房子进行拆迁,两家分别分到两套房,并且获得一大笔拆迁补偿,成了名副其实的拆二代,好巧不巧同一栋楼,还是同一层,更巧的是,还是隔壁。




男孩子争强好胜,什么都要和对方比,小时候就连撒个尿,论撒尿撒的长远,都要和对方比个高低。




从小就这样,两人一旦碰上面,不是斗嘴就是打架。




即使长大了这种习性也没改过来,就连电梯停电停运,两人不得不走楼梯,都能在楼梯里碰到并且吵起来。




Singto站在krist面前,嘴里叼着一个棒棒糖,眼睛将krist重头到尾巡视了一遍,伸出手掌放在krist头顶,然后手掌斜着往下移,移到自己胸前,声音没有任何情绪的说出一句你矮。




singto个子长得比krist,虽说年龄大一岁,但是却高krist半个头,就因为这krist羞愧了一年,到后来个子慢慢追上singto,心里这才舒坦了。




但是singto还是会老拿这种事来取笑他。




Krist气的原地跺脚,不甘心般也学着singto的样子手掌举到singto的头顶,斜着往下移动手掌直接放平在自己鞋旁,不甘示弱的回嘴你才矮,你和我鞋子一样高,我要把你踩到鞋子底下。




Singto就瞅着他,嘴里的棒棒糖咬的咯吱咯吱作响你矮。




Krist脸涨的通红,嘴巴像个漏了气的高压锅似的嘶嘶冒气儿我比你白。




男孩子白有屁用,你矮。




我比你可爱。




男孩子可爱有屁用,你矮。




我不矮。”krist踩上一层台阶。我比你高。




刷赖皮有屁用,你还是矮。




Krist直接气哭了,一步一步踏上一层层阶梯,嘴里愤愤不平骂骂咧咧。




混蛋我不矮,我不矮,我不矮你个混蛋….” 




singto就隔着楼梯间隔朝上看,看他一步一步恶狠狠踩着台阶往17层走去,委屈的哭声在楼道里回荡。




从小Krist就打不过singto,于是K妈经常会面临这样的情况,krist红着眼在自己面前,垂着脑袋抽哒哒的哭。




隔壁那混蛋他妈的又欺负我。




“singto妈妈怎么欺负你啦。




是他妈的隔壁混蛋欺负我,不是他妈妈…”




他怎么欺负你了。




他笑我矮。




你不矮不矮,以后会长高的。




又过几天




隔壁那混蛋又欺负我掉了门牙,说我是没牙仔。




牙齿会长出来的。




隔三差五的就这样。




隔三差五krist也会去敲singto家的门,然后流着泪抽哒哒的和S妈控诉singto的罪行,S就当面说教singto,singto就瞅着krist哭红的脸,歪了歪嘴没当回事继续看自己的电视,S妈觉得为难,只好大把好吃的零食糖果往krist手里塞,krist立马破涕而笑,乐滋滋的舔着糖果。




然后,第二天照常被singto欺负。




Krist打不过singto,打不过还喜欢和对方打,打不过就哭,然后哭着就去找S妈告状。




这两人从小学打到初中,直到高中准确来说singto十八岁生日之后才开始有点收敛,singto的话来说就是他已经是个大人了,大人懒得和小屁孩计较。




两人住同一层楼,抬头不见低头见,本来邻居也就罢了,但是两人好巧不巧卧室的窗户还是对着的,一旦对方没拉上窗帘,对面卧室的光景一览无余,




于是经常会费尽心思偷窥对方的丑事然后侮辱对方就是为了让对方出丑。




 




这天吃晚饭的时候,K妈发现自己的儿子又开始气鼓鼓的生闷气,不禁失笑又被singto欺负了?”




隔壁混蛋这一年都都对劲。”krist皱着眉一脸严肃的说。




Singto这一年不爱招惹他了,每次看他都是一副无动于衷的表情,他气急败坏唾沫星子往对方喷去,对方默不作声不还嘴,脸上面无表情,他愤怒举起拳头朝对方砸去,对方将他手腕抓住,脸上依旧面无表情




啥都面无表情,和一年前的singto很不一样。




你也不对劲啊 ,很有进步,这一年都没怎么哭了。”K妈一脸孩子长大了妈妈很欣慰的表情这是件好事,过几天就十八生日了,可不能再和之前那样爱哭鼻子啦。




Krist圆脸一红谁爱哭鼻子…”




儿子啊,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以后singto惹你生气的时候,你就在心里默念糖精糖精一百遍,把对方想象成白花花的糖精,那样就不生气了…”




为什么?”




因为啊…”




 




Krist听到了一个关于singto的了不得的大秘密,因此心情大好,所有的阴郁不快烟消云散,哼着歌摇晃着脑袋回到自己卧室,窗帘一拉,就看到已经随着时间出落得一表人才的singto坐在电脑桌前看《美女与野兽》。




他眼珠子一转,闭着眼睛扯起嗓子就嚎叫了起来。




卧槽,隔壁的臭流氓在看羞羞的东西,不得了啦,羞羞脸啦,SS爸还管不管啦…”




Singto转过脸看到他,明明看的正经电影都被他这一嗓子嚎的脸莫名发热,将电脑休眠。




站起身走到窗前,随手抓着手旁一样东西就朝krist飞了过来。




胡说什么呢?




Krist手一抓,将迎面飞来的东西抓了个正着,眼睛一瞄手里的东西,大惊失色卧槽,这是啥?”




成人杂志!他妈还是男的和男的!




Singto朝他举了举拳头威胁道信不信我能沿着这堵水泥墩爬到你家窗户凑你啊。




你敢。”krist心发慌,忽然想到什么,笑眼一眯,顿时有底气了。




我妈妈说…”




我妈妈说…”




你全家都是糖精。




你全家都是味精。




两张囧脸面面相觑,随后胡乱抓着手里的东西又是一个往对方窗台飞去,异口同声爆粗你他妈胡说什么?




两人都脸红了,singto是被揭穿之后的脸红,krist是恼羞成怒被诬陷的脸红。




没胡说,我妈不会说谎,你全家都是糖精,一旦年满十八岁之后情绪激动就会就会散发甜腻腻的香甜味,这个魔咒会一直伴随着你,除非你结婚才能解除。




你妈说谎!虽然是事实,但是为了捍卫自己的尊严,singto还是不得不狡辩,让对方知道自己软肋是一件非常丢脸的事。




你妈才说谎!




你妈说谎!!




你妈说谎!!!




!!!”




Krist窗帘一拉,坐在床上又开始气鼓鼓的生闷气。




 




窗户那头的singto见对方窗帘拉上了,心情忽然有些焦躁,抓耳饶腮不停的在卧室来回暴走,这个身体的秘密一旦被对方知道感觉自己一瞬间被抓住了把柄,以后高冷这个人设简直就要崩,以后还能不能好好欺负人了。




Singto越想越心里不是滋味,走到厨房,静静看着在洗豆角的S,也不说话。




S妈一脸疑虑怎么了儿子,这样看着我?”




,隔壁咋知道我们家是糖精这个秘密的。




…”S妈一脸尬笑几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你和krist还很小,房子刚拆迁,分配到这个房子,一夜暴富太高兴了,于是就聚在一起划拳喝酒,对方输了跟我分享了这个他家天大的秘密,我一想这秘密不得了啊,不能服输啊,于是也将我们家这个天大的秘密和他们说了…”




Singto一脸挫败,垂头丧气。




难道这不服输的斗劲完全是遗传不成?




没关系的儿子,他不是还有一个星期就过生日了吗?他那个身体体质流出的汗都是咸的气味,一旦伤心掉眼泪的话眼泪水都会咸的发苦的,稀奇的很呢。




 




喂喂喂,糖精!糖精!我是味精!”




自从知道singto是个糖精之后,krist隔三差五老爱拿这种事取笑他,一旦看到对方在卧室的时候,就猛地拍窗户,然后手当传唤机放在耳边嘴边。




喂喂喂,糖精!糖精!我是味精!听到请回答。




你有完没完?”




没完没完。”krist得意洋洋,在他十八岁生日未来临之前,他得好好趁着这个时间狠狠的捉弄一下singto不可,不然可对不起他十几年来所受的欺负。




你给我笑一个? ”




笑什么? ”




我妈妈说你们糖精一旦发笑空气中就能散发一种甜蜜蜜的味道呢,你笑一个,我都没闻过这种味道呢?是奶油香甜味吗?




不笑。




为啥为啥,满足一下我这个平凡人对你这稀奇品种的好奇心吧。




除非你回答我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你喜欢班花apple啊,听说你还还给她写过情书呢?”




她连这种事都给你说?早知道Applesingto关系好,没想到关系好到这种私密事也会被拿出来说给对方听,krist忽然觉得很没面子。




我看到了。”singto歪着脸笑也不知道那个下课期间偷偷摸摸拽着一封情书往Apple抽屉塞的人是谁,那样子像个小偷似的。




关你屁事,我就是要泡到班花,然后和她结婚,将这个魔咒扼杀在摇篮里,然后我就每天看着你这个单身狗,天天秀恩爱给你看,还要隔着窗户朝你略略略吐舌头,你一边生气一边还打不着我。




Singto抿着嘴,黑着脸似乎真的生气了,于是空气中开始散发一种异样的气息,甜腻腻的气味瞬间笼罩了krist




Krist两眼放光,贪婪的呼吸着哇塞,生气也会有气味呀,好甜好甜呀…”




Krist像个奶狗似的半个身子探出窗户闭着眼睛使劲嗅,忽略对方担忧的危险!警告以及越发膨胀徐徐升腾的情绪。




几分钟后




你说咋办?




Krist忽然不想笑singto,因为意识到自己几天后也会是这样一个命运,虽然知道身体这个秘密之后很淡定的接受了,但是一旦安静下来了,他就开始倚靠着窗户唉声叹气。




我妈说这个魔咒需要等我们,我呸,我们各自结婚之后才会解除。




所以等呗,等结婚,但是现在连女朋友的影子都没见到呢。




Krist忽然嘿嘿笑,他笑,singto也跟着笑。




劳资一定要比你早结婚。两人异口同声撂下这一句话就拉下了窗帘。




 




教室里,Krist瞅瞅前三排左边的Apple,又瞅瞅前三排右边的singto,咬着笔头若有所思,越发感受到了压迫感,可不能这样坐以待毙,昏昏沉沉等待十八岁生日到来啊,他必须要有所行动了,必须在那个魔咒受劫难之前结婚,结婚的前提是什么?




当然需要先有女朋友啦,krist视线再次转向了班花apple




他女神啊。




然而女神和krist之前只是普普通通的同学关系,平时除了一些你作业什么时候交?”“快交英语作业!”“你记不记得你还有作业没有交给我?”等等等等,除了这些其实也没啥了,然而singtoApple之间的关系好到令他心生嫉妒,也不知是嫉妒singto多一点还是嫉妒apple多一点,自从去年singto的十八岁生日一过,singto很少和他打架了,更别说吵架。




他有点怀念以前那段和singto吵吵闹闹的时光了!




我呸!krist奋力的摇了摇头,努力甩掉自己内心这种莫名其妙的想法。




 




想要和女神成为男女朋友,这种想法还没在脑海里成熟呢,就迎来了krist1018号芳龄十八岁生日。




K妈早早就和krist打了电话让他放学早早回家,说是给他准备了一个大大的生日惊喜。




Krist一听到惊喜二字就开心,完全忘记了这一天对于他的真正意义是什么?放学之后背着书包撒脚丫子就跑,经过学校食堂时,自己的胳膊就被singto从后面给拽住。




干嘛,我要回家呢。”krist扭了扭身子,甩开singto的手,脸上是不悦的神色。




Singto朝他努了努嘴,视线看向一个地方。




嘴抽筋啦。话虽这样说着,眼睛也不由自主的朝singto看到地方看去。




只见那食堂后面偏僻无人的走道里闭着眼睛和一男生亲吻的女生不就是他女神apple?




Krist一愣,脸忽然一红,身体里忽然有一种异样的热气不断的往脑门上升腾。




,那不是你女神吗,你女神跟别的男生亲小嘴呢。”singto在旁边煽风点火的补了一句。




于是,krist内心那股异样的热气越来越多越来越烫,最后火山似的爆发了。




好咸啊你怎么了?这是要哭啦。




--”krist被自己的气味熏哭了。




自从知道自己是个味精之后,他曾无数次躺在床上想象着自己十八岁生日之后自己一旦情绪失控自己将要怎么去面临自己这意义非凡无比特殊的第一次




万万没想到在是在这种情况下,还是在singto在场的情况下。




krist狠狠擦掉眼角的泪水,撇了撇嘴,脸上是羞愧的红色,扭过头,再也不看singto,气冲冲的往家里走。




一回到家,K爸妈就察觉到了krist的不对劲,尤其他们闻到了krist身上散发的咸味。身后还站在面无表情的singto,立马像是心领神会似的明白了来龙去脉,krist拉了进去,招呼着singto也跟了进来,客厅里还有S爸妈。




这次生日聚会气氛并不融洽,singtokrist不愧是从小打到大的人,即使坐在一桌子上吃饭,双方之间也是像是打仗一样。




Krist觉得自己这么倒霉这么快迎来自己第一次劫难一定来源于singto,于是满腔怒气全部都撒在了singto身上,在双方父母都坐在餐桌上的情况下,Krist将一块生姜恭恭敬敬夹到singto碗里,即使知道singto不喜欢吃,但是他觉得这叫爱。




你吃生姜,生姜驱寒,能够发汗解表,温中止呕,温肺止咳,解鱼蟹毒,解药毒生姜好啊,吃生姜。




Singto也不知道怎么了,忽然觉得挺好笑的,或许是因为两个人现在是同一根绳上的蚂蚱,也不管不顾了,将一块大蒜轻车熟路夹到krist碗里,即使知道krist也不喜欢吃,但是他觉得这也叫爱。




你也吃大蒜,大蒜防癌,能够温中健胃,消食理气大蒜好,吃大蒜。




Krist拿眼睛使劲瞪他,singto冲他露出一脸无辜的笑。




礼尚往来啊。




那大蒜好,你也吃一根…”




生姜好啊,那你也吃一口。




于是singto咬牙切齿生吃生姜,吃到满头大汗,空气中开始渐渐散发一种甜腻腻的香甜味。




krist双眼通红生啃大蒜,吃到满眼流泪,空气中也渐渐散发一种苦涩涩的腥咸味。




这两种气味混合在一起,竟然发生了莫名奇妙的化学反应。




双方父母面面相觑,都不动声色的放下了自己的筷子。




因为这两人这种斗争”,不仅整个客厅餐厅的气味发生了变化,就连餐桌上的饭菜味道都发生了质变。




饭菜一会儿咸一会儿甜,实在无法下嘴,于是四人饭也不吃了,默默的打量着声音越来越大的两人。




你吃葱白…”




你吃豆豉..”




你吃八角…”




你吃桂皮…”




喝饮料啊,光吃菜多干,我一杯饮料先干为敬了,您随意,咕噜咕噜…”




科科,今儿个我生日我高兴,饮料一杯不过瘾,我直接一瓶灌,咕噜咕噜…”




那我就一盆干咕噜咕噜…”




那我就一壶干咕噜咕噜…”




… …




双方父母直接窝到沙发上去看电视了。




这十八岁的生日带给krist的体验并不是很好,尽管自己已经收红包收到手软,但是依然无法抚慰他悲伤受挫的心灵。




 




喂!”singto站在窗户口冲着这边看漫画的krist叫唤。




这已经是自从那次krist灾难性的一场生日聚餐一个星期之后的事情了,krist也有一个星期没怎么搭理他了,singto越想越不对劲,替自己感到委屈,话说他也没错啊。




Krist没理他。




Singto也学着他敲玻璃喂喂喂,味精!味精!我是糖精!”




Krist也不知道咋了,最近情绪敏感,听到这话没来由眼角微红,鼻头发酸,手里漫画书往地上一摔,自己为啥要作死。




所以说凡事不要做太绝,给自己留后路,毕竟车轱辘不转水轱辘转,风水轮流转!




对方又扯着脖子吼了一句喂喂喂,味精!味精!我是糖精!听到请回答。




干嘛?”krist没好气的大声回应,眼睛也不看他。




…”对方沉默几秒,冷不防的开口你接过吻没?”




现在还小,还是要以学业为重,不交女朋友,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还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呢,也不知道开始谁在看漫画书。




滚蛋。




…”singto开始低头沉思。




我妈妈说…”沉思好半天,singto忽然开口这是一个魔咒需要结婚才能破解,当时他只说了一半。




Krist的眼睛紧张的一眨一眨。




Singto开始45°仰望天她说结婚的对象要是个男孩纸,还要是个味精。




妈妈真说这话了?”krist紧张到嘴巴开始打结了。




说了!”singto看向他,表情一脸认真严肃,脸不红心不跳。




说个屁!”krist朝对方隔空张嘴就是一个呸。




Singto沉默几秒,忽然开始挽起衣袖,挽起裤脚,长腿一跨爬上了窗户。




Krist吓一大跳你干嘛?”然后睁大了眼睛一脸错愕、紧张的看着singto爬上窗户,然后张开手臂沿着两家相连的水泥墩像走钢筋似的走了过来。




Krist吓得不轻,心脏紧张到突突直跳,空气中散发一种紧张的咸味。




你紧张什么?这味道可把我给熏坏了。




恍惚间,singto就在自己窗前,抬起一只腿就跨进了自己的窗台上。




你干嘛呢




Singto一脚跨在窗台上,一手揽着krist的后脑勺,对着嘴就亲了下去。




你干嘛亲我?”krist拼命推开他,脸红的要滴出血来,眼角有泪泫然欲泣臭流氓!




这波骚操作本来就是一股冲动,singto脸上一热,但是好面子你嘴上有饭粒,劳资看不惯。




你胡说!我明明没有吃饭。




谎言一下被揭穿,Singto忽然有些怂了,亲完转身就要走,对方也不知发什么神经,一把抓住他的领子,气急败坏的大吼凭啥只能你亲我,我很没面子,劳资不服!”然后被对方张着嘴就是一啃。




动作太野蛮,直接牙齿磕到牙齿上,两人松开嘴,捂着嘴嘶嘶直抽凉气。




你是傻逼迈?




krist已经被两股不同的气味刺激的脑子都不灵光了。




 “你才傻逼,凭啥?你亲我一口,我亲你一口,这叫礼尚往来,你懂个屁。说完气呼呼的拉上窗帘,singto的身子遮住了。




然后盯着窗帘下的身子咯咯咯抖着身子直笑,抬腿转眼间就折回去了。




 




Krist的表情很冷静,直到空气中的气味开始变的正常,krist才陡然意识到方才两人的举止简直丢人丢大发了。他捂着脸在床上来回打滚,脸上冒热气,于是好不容易恢复正常的空气又开始朝咸味趋势发展。




这真是一场乌龙闹剧啊!




晚上家人坐在饭桌上吃饭的时候,krist不停的往嘴里扒着肉,忽然想起了自己的女神,然后想着自己珍藏了十八年的宝贵初吻就这样莫名其妙的给献出去了,对方还是自己的死对头,还是一个男的,一时之间觉得委屈,情绪忽然失控,一边狂往嘴里塞肉,一边骂singto,边骂边哭。




混蛋,混蛋,简直欺人太甚,过分嗷…”




K爸依旧往嘴里扒着饭,像是努力让自己的味觉以及胃适应这家里偶尔正常偶尔变咸的饭菜。




混蛋,混蛋,过分过分嗷,太过分嗷…”




K妈忍不住提醒儿子,这菜有点咸呀,这样不行啊,盐吃多了对身体不好的。




好的,,我知道了。”krist用手不断的擦拭着眼角泉涌般的泪水妈妈,我会控制我自己的情绪的。




也不知道是因为觉得自己丢失了初吻感觉自己受欺负了委屈大发了,虽说是要控制,但是嘴上说说而已,情绪来了谁能控制住。




眼泪使劲儿的流。




于是家里的饭菜开始咸到发苦了,K爸呛到连续咳嗽了好几声,赶紧放弃给自己投食,拿着桌上的一杯水仰头猛灌,然后低头一下子喷了出来。




淦!K爸在孩子面前爆出了一句粗口,他妈水也是咸的。




K妈手忙脚乱用拖布擦拭地板,krist像是不知道身边发生了啥,依旧不停的往嘴里扒肉扒饭,也不知是肉饭太咸太难吃还是嘴巴漏,吃一口饭漏几粒米,还一边哭诉:




王八蛋,混蛋我要吃饭好咸吃饭饭..饿死了…”




 




相比于krist,singto家的晚餐时光还是挺和谐,虽然SS妈也开始有点吃不下饭了。




因为他们发现自从自家儿子上了餐桌之后,嘴角的笑一直就没收起来过。




自家儿子心情很好这本是一件好事,但是心情好过头了,饭菜就没得吃了。




儿子,你似乎心情不错?”S妈扒了扒开始渐渐泛甜的饭菜,佯装漫不经心的问。




还行。”singto语气平静,然而眼角的笑都溢出来了。




儿子,请控制一下你的微笑,菜太甜了。




好的。”singto控制自己的嘴角弧度以至于嘴角开始直抽抽我会尽力控制的。




虽然这样说,但是碗里的饭菜已经是甜的如同蜜糖了。




没事,没事。”S爸似乎没受到什么影响,脸上依旧笑眯眯,虽然扒米饭的手开始变得缓慢




儿子开心是好事,我就当自己在吃糖,心里甜蜜蜜。




这一天,两家父母都是顶着没吃饱的肚子黯然入睡的。




 




喂喂喂,糖精!糖精!我是味精!听到请回答!听到请回答!”




喂喂喂,味精!味精!我是糖精!请求支援!请求支援!”




大半夜两个精怪不睡觉,又开始作妖,隔窗相望,唉声叹气。




我家里菜太咸了怎么办?”




我家里菜太甜了怎么办?”




我妈妈说…”




说个屁…”




我发愁着呢,你还欺负我…”




Singtokrist非常有默契的对视了一眼,紧张到喉结咕噜咕噜滚动。




还能咋办,那就…..结婚呗…”




哦。”krist一时失神,耳后回过神来,红晕渐渐染上脸颊,一个枕头朝singto砸了过去….臭流氓…你过来我要你好看...”




低头忽然捂住脸羞涩脸红,singto抱着枕头嘿嘿傻笑,枕头一扔,挽起衣袖,挽起裤脚一脚踏上窗台又要开始爬窗户。




等着,我现在就过去要你好看。




 




 
















 




 








--END--




 




 




 




 




 






你爸坟头继续炸裂
你妈坟头继续蹦迪